藏友俱乐部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藏友俱乐部

就在昨天,发生了茅台酒厂最不愿看到的一幕…[热点剖析]

2018-03-30

最近,作为外交酒和政治酒,茅台又一次赚足了眼球。瞧,在本次彰显国威、检验大国社交的国宴上,咱不仅用的是茅台,而且还是酱瓶的!

然而,这应该是茅台酒厂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张照片。在当下政治酒茅台极度敏感、茅台炒作论甚嚣尘上的大背景下,这一酱瓶茅台被放上国宴餐桌,势必引起人们对特殊茅台的关注;势必带来茅台收藏热度的攀升;势必引起新一轮茅台价格的飞涨;从而进一步推升股价。茅台酒厂最不愿看到,又一轮炒作之风蓄势待发,泡沫和风险将进一步加剧…

尽管茅台酒厂不愿看到炒作,我们却得以管中窥豹,借此机会了解“权力走廊”中的茅台酒。从昨天开始,有关这瓶神秘的酱色茅台的议论不绝于耳。人们竞相猜测:这瓶酒到底是国宴茅台,还是人民大会堂特供?这瓶酒到底是老酒,还是新酒?今天,小编便带您来一看究竟。

神秘的酱瓶短嘴茅台酒

仔细观察这瓶被寄予重任的茅台,不难得见这瓶茅台绝非市场流通的产品,这一点可以从酱瓶颜色可以看出。(市场流通的茅台酒通常为乳白玻璃瓶,酱茅不用于市场流通:如下图)

有酒友依照这瓶酱茅为矮颈瓶口的特征,推断该酒为七十年代产酱茅。小编认为并不正确,仔细观察该酒的酒标,比七十年代酱色茅台小了不少,且色泽、光泽度也有所不同,因此,不太可能产于七十年代。

参考近年来茅台酒厂生产的特供酱茅,这瓶酒尽管不产于七十年代,但年份依然不短,算得上是较稀缺的特供老酒,有藏家提出这瓶酒为产于2003年的国宴专用茅台,据说只有在这一年,才生产出矮颈瓶口的酱茅。(有待考证,希望大家不吝赐教)

不变的是传承,茅台见证中朝友谊三代情

这瓶用来款待朝鲜贵宾的茅台背后,是一段珍贵的中朝两国交往史,更是中朝友谊传统之传承。

在茅台集团档案馆,珍藏着一瓶茅台泡制的高丽参酒。这瓶酒,揭开了一段中朝两国交好史。

1986年,茅台酒再度登上中朝友谊的政治舞台。

时间来到2011年,茅台作为传统的见证再度出现。而国宴上服务人员手中拿着的,正是一瓶酱茅。

2018年,历史再度上演。人世百年,江山轮转,不变的仍然是那一瓶酒,令人嘘唏感怀。

一只酱瓶,一段往事

不仅如此,这一只酱色茅台瓶的背后,更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往事:在大众心目中,乳白色玻璃瓶茅台酒的形象堪称经典。很多人并不知道,茅台酒最初并非乳白色。土陶色酱瓶,才是茅台酒最初的样态,图中的茅台酒产于1954年,是最早的矮嘴三节瓶型。

1957年左右,外销的茅台由于被认为与“名贵国酒的地位不相称”,因此改换成一节型白色陶瓷瓶(见下图)。内销的茅台,则仍然采用土陶瓶。

自六十年代后期开始,外销的茅台酒改白瓷材质为白玻璃。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开始,茅台酒开始全面采用乳白玻璃瓶,这种器形延续至今,成为人们心目中酱香型酒的固有形象。

酱色的陶瓷瓶再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,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。它采用了黑褐色釉面,通体相较之五六十年代的土陶瓶在工艺上有了极大的进步。这种酒专供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,成为国宴特需用酒,从此拉开了“特需茅台”的序幕。

1980年左右 飞天牌特需茅台

酱瓶茅台又分“黄酱”和“黑酱”,1985年前,特需茅台采用的通常是浅黄釉色陶瓷瓶,俗称黄酱。它们的注册商标通常是“五星牌”和“飞天牌”。

1983年 五星牌特需茅台(黄酱)

飞天牌茅台特供酒在国宴中通常作为外国元首饮用之酒,因此在特供酒中级别最高。

1983年 飞天牌特需茅台(黄酱)

从1985年初开始,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特需茅台酒采用深酱色酒瓶,行话“黑酱”。

1985年 五星牌特需茅台(黑酱)

八十年代,进入鼎盛时期的酱茅,不仅釉色繁杂,而且版本众多,分为紫釉、黄釉、黄麻釉、黑黄釉、酱釉。80年代后期,酱瓶茅台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,直到2003年,再度出现在专供和定制酒中。

2003年 人民大会堂特供陈酿

此时,不仅有人民大会堂特供酱瓶、国宴特供酱瓶,更有其他未在市场流通的特供酱瓶。

作为当代中国政治形态下的特殊产物,酱茅不仅是高端、上品的象征,更是一种政治化的符号。

不仅如此,一瓶难求、不向市场流通的酱茅更是老酒藏家眼中的宠儿。由于产量稀缺,且往往酒体采用陈年茅台老基酒,因此酱茅收藏价格远高于普通茅台。


无论是新瓶还是老酒,无论是说不完的奇闻还是道不尽的逸事;谈笑间,茅台价格也许又将趁着这次春风迎来飞涨。 “国宴专供”、“酱色茅台”、“稀缺老酒”......老酒界的朋友们,照这样下去,茅台很快就要藏不起啦!大家还是且藏且珍惜吧。